左岸倒影


灯下草虫鸣

灯下草虫鸣

郑雁萍

一壶酒,一首诗,一轮残月。

一路狂舞,一路豪饮。沧海一声笑,散发弄扁舟,踏遍故国山河。

总喜欢在这弯月如眉时,静心捧读唐诗宋词,总觉得只有在这般的氛围里,才能走进诗歌的意境,才可以透过书页窥见书卷里的历史。畅游于杜甫的月亮下、李白的山水边、王维的田园中,这是怎样一种宁静与安祥、古雅与凝重的情怀?也许,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我才能从唐诗宋词的意蕴中寻找一种别样的心境、灵魂的乐土。

美在情怀

万卷古今消永昼,一窗昏晓送流年。那一世的辋川,山中,云自飘,水自流,花自芬芳,人自窈窕。“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辋川集》铺开了一幅幅诗意的画卷,而此刻的王维真是“秋水芙蕖,倚然自笑。”与其让他人主宰,还不如放飞自我。

清波荡漾的湖泊镶嵌在绿野之中,宛如少女的明眸脉脉含情。湖岸边垂柳依依,轻拂水面,水转筒车,吱吱呀呀吟唱着乡村古老的歌谣。放眼望去,青山叠翠,小桥流水,楼台亭榭错落。田园有真乐,不潇洒终为忙人;诵读有真趣,不玩味终为鄙夫;山水有真赏,不领会终为漫游;吟咏有真得,不解脱终为套语。静下来诵山水诗、赏山水意,但愿心灵的田园明月长照、清泉常流,但愿世俗的山水不轮回、不混沌。

美在其中,我读懂了其中的恬淡。

美在痴迷

秋风乍起,我又见你的身影。从宋词的书页里走来,忍红藕香残,盼多情月衔来锦书,把相思泪抛洒。至美的情感穿越时光之河流,将我淹没。纯粹如你,热烈是你,问世间多少可人儿?这般痴迷,爱就爱了。你也曾是十七八妙龄女郎,因误入藕花深处而争渡争渡;你也曾“赌书消得泼茶香”,嘴角边的酒窝溢漾出幸福。

月光稀,是谁捣寒衣?望天涯,想君思故里。是今生相伴或来世相惜?我踱步于庭院水榭间,心羡蝴蝶,淡笑林间飞花,亦如你惊起的一滩鸥鹭。可颠沛流离之后,破镜却难以重圆,清清河水照影,“人比黄花瘦”。红尘滚滚,沧海桑田,快乐之于你,如深夜里一现的昙花。烽烟缭绕,你的天地刹那间颠覆。漂泊,流浪,寄人篱下,孤苦为伴,愁煞伊人,削瘦黄花。而我终于,熄灭了心底要探究的火焰。或许,许多旧事重提,对当事人而言,就是另一种无言的伤害。琴音,跟随着你的血液奔跑,诗词,是你灵魂中珍藏的故事。我迷失在茫茫人当中,寻寻觅觅,摸索着属于自己的世界,我沉浸在秋天的枫林;沐浴在红海里,寻找一片最火红的枫叶;我翻阅无数本字典,动手实践,添加自己的理解;我经过几度轮回,抛弃所谓的美梦,寻找青春的真谛。如今,还记得你对霸王说过:“死亦为鬼雄”。

美在其中,我读懂了其中的执着。

世事变迁,物换星移。历史一去不复返,时间在消蚀着一切,不变的只有华美的诗句。在21世纪的今天,我们还是可以忙里偷闲,独处僻静之角,倾听那远古而清晰的声音。我们可以看到唐诗在浔阳江头琵琶女伤感的眼睛中停留,在哀鸿遍野的战场上徘徊……唐诗是诗化了的中国,如果没有了杜牧“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那心力交瘁的忧郁,今日的秦淮河可能就少了一份醉人的韵味;如果没有张继“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意境,今天的寒山寺钟声将索然无味。

“秋虫声就是要这样聆听,在那细小的音韵中感触,即使到了极晚秋,只要以心灵触动,仍然可以感受到那微微的音响。”然而,诗人们的意境我们又真正了解几分呢?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潇湘妃子的结局,美到凄凉。美在红楼,我读懂了其中的心酸。“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你举剑自刎,血染乌江,生命的悲壮,美到动人。最美不过曾经拥有,足矣!

夜读唐诗,读一种浪漫与境界,读一种精神与品格,读一种历史与现实。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我倚灯夜读,还是可以听见有虫声,时停时续,忽高忽低,不紧不慢地在秋夜里弹唱。

美就在其中,我见识了他们的经历。

美就在其中,我领悟了他们骚人的心境。

美就在其中,记载在写美的书卷中。

(本文为第九届读书节读书征文的入围作品 )

关闭

本报编辑部地址:潮州市桥东韩山师范学院东区学生活动中心  邮编:521041  投稿邮箱:youth.h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