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纬聚焦


劝退=困兽犹斗?
叶敏姬

作者:叶敏姬

山东大学本科生院日前下发了《2013年春季学期本科学生学籍管理处理标准及要求》,其中,对260人降级修读,对97名学生做出退学决定,理由是“警告甚至多次警告,成绩依然很差”。近年来社会对高校教育与大学生素质下滑问题的关注已非新鲜之事。针对山大这个举措,社会上再次掀起热烈的讨论。

高等教育已不属于九年义务教育的范畴,国家和高校对学生学籍管理都有明确的规定。如学生本科在校不得超过6年,在规定年限里未修满学分者不予毕业等。此外,多年来的扩招导致大学生素质普遍下降,且被降级和劝退的学生绝大多数是成绩很差的。因此,许多人认为山大此举于情于理也无可非议。但是,山大此举即便能起到杀鸡儆猴之效,但真是治本之策吗?难道高校自身可安然置身事外而化身掌握学生生杀大权的刽子手吗?

高校教育质量下滑的说法并非空穴来风。近年来,高校不断被爆出学术造假的丑闻,急躁、拜金之风已悄悄渗入大学。对于高考状元等优等生,高校各出奇招争夺,掀起“状元热”。而从高校培养出来“高分低能”的学生以及外国哈佛等名校拒收的优等生并不在少数。单是山大劝退的学生中,就不乏当初高校争夺的“香饽饽”,如高出重点线数十分的学生。学生自身固然存在问题,但这更折射出当下高校教育的失败。

观其“争”,察其“退”,高校无非想要保证学生的质量,且不谈“争”之浮躁,单以成绩差而劝退学生的粗暴做法是一种变相体罚。差生犹如烫手山芋,高校避之不及,故“名正言顺”地劝退。高校对待这一问题的态度及做法实际上暴露其面对困难的一种怯懦心理。我们不妨了解一下哈佛大学对待同样问题的处理方法,如勒令这些学生休学一段时间去参加全职带薪工作,工作岗位必须自己寻找,不能依靠亲友关系获得。如此以求反省并回校重新规划今后的人生。由此,笔者想探讨我们的高校的做法取得的效用究竟有多大?是对学生起到当头棒喝、醍醐灌顶之效,抑或仅是增强了在校学生对学分和成绩的敬畏之心,令他们为求不挂科,顺利毕业而“认真”对待学业和考勤吗?

如此看来,成绩无疑成了高校对学生唯一的衡量标准。高校过于注重考察成绩、学分,容易误导学生。想必在大学校园里,“参加这个活动可以加学分吗?”、“逃课被发现了扣多少学分?”等问题我们一定听过不少了。想逃课的学生很多,但碍于学分的担忧,很多人望而却步罢了。从另外一方面谈,想当初能成功挤过高考这道独木桥,说明大多数学生都有一定的基础。笔者在此倒想发挥一下想象力,被劝退的学生中也许在某一领域有特长或潜能,只要稍加指导或培养或可成就一偏才吧。能当一全才自然再好不过,但每个人的材质不同,如孔子所云因材施教也未尝不可。然对于被劝退的学生,他们的身心可能遭到极大的打击,如何面对这一挫折以及如何规划他们今后的人生?更深一层来说,他们能否正常融入社会?他们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即便高校不能保证所出之辈皆对社会作多大贡献,但也应尽其所能引导其走正义坦荡之道。

一味地“争好赶差保质”能为长久之计否?谁能保证高校不会在某天成为空摆渡的孤舟?蔡元培先生曾指出教育之宏旨为“养成人格之事业,使之仅为灌输知识、练习技能之作用,而不贯之以理想,则为机械之教育”,他所说的理想大要为“调和之世界观与人生观、担负将来之文化、独立不慎之精神、安贫乐道之志趣”,而教育当指导社会,而非随逐社会者也。因此,高校虽然有权劝留学生,但教育是民族的事业,高校应当扮演一个怎样的角色?是单纯授课的场所还是应当要主动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宽进”应该成为“宽出”的理由吗?

那么,高校应当如何反思自身的教育?

浮躁之风已侵蚀社会的各个角落,高校自身也染上这一风气,学生又岂能轻易幸免?对此,高校教育的反思与变革之路更是任重道远。

高校应当扮演好一个摆渡翁的角色。能否成人成才最终取决于学生自身的努力程度,但高校在这过程中的指导是举足轻重的。从高中进入大学,学生面临的是迥然不同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也正处于树立三观的成长阶段。高校此时提供必要的心理教育、学习生活指导等,对学生今后数年的学习有重大影响,并应在各个阶段不同程度的进行干预。而轰动一时的华中科技大学三连跳事件便反映了高校普遍忽略这方面的教育。很多高校在新生入学之初组织召开动员大会,内容空泛,甚至变成某些领导露脸讲话的过场秀,后续教育更是寥寥无几。另外,从北大研究生杨恒明控诉高校“苦力科研”一事,高校教育应思考如何发掘学生的潜能,尊重学生的兴趣并提供更好的平台鼓励其发展。

此外,笔者认为至关重要的是高校自身的魅力指数,这在教师,课堂,环境等方面皆可体现。一所大学若是有魅力,自然用不着绞尽脑汁争夺优等生。对于大学生“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的现象以及一流老师靠人格魅力,二流老师靠学术,三流老师靠泄题,四流老师靠作业,五流老师靠点名,末等老师靠不停变换点名方法的说法。谁该对此进行反思?

与其单纯把问题归根于学生不好学,高校何不反省一下自身的教育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并寻求解决呢?如果高校、教师足够有魅力,课堂足够有魅力,学生厌学的现象会日益严重吗?

劝退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吗?笔者不禁胡侃一番:今年劝退一批,以后还有千千万万批。这正反映高校当下教育的窘境,此举好比困兽犹斗。高校应如何正视这一问题?引导差生逆转成人才才是关键,逃避只恐会固步自封。

关闭

本报编辑部地址:潮州市桥东韩山师范学院东区学生活动中心  邮编:521041  投稿邮箱:youth.h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