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园在线

追根溯源话中西 深入浅出论抒情
韩江讲堂第三场《“抒情”的传统与现代》在文科楼101室如期开讲
记者:陈梦琦 白杰超 摄影:李莉芳 试用摄影:黄嘉瑜 编辑:陈锦芬

 

11月24日上午,由韩山师范学院、韩山书院主办的第三季韩江讲堂学术周第三场讲座在文科楼101室如期举行。讲座由香港教育大学中国文学讲座教授、中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总监陈国球主讲、我校教务处处长黄景忠主持,各二级学院学生到场聆听。

讲座开始别开生面,陈国球教授播放音乐《Dance me to the end of love》,以其富含诗意人生思考意义的歌词联系到文学创作引出中国文学传统中“抒情”二字。所谓“抒情”,即人的内心情感如水流般抒发,承载体则是文字、绘画、音乐等。当代人多认为抒情即是抒发男女之情,这其实是“情”窄化的一种表现。陈教授表示,文学本就与内心有关,但也时刻关怀世界,这一点在唐代诗人李商隐身上得到印证。诗人李商隐的诸多抒情诗,陈教授以一首《无题》为例,指出其诗抒发的不只是儿女情长,同时也与当时整个唐代的政治相关联。对于抒情诗文类的由来陈教授表示这是由“普世”的基准:三分的文体概念得来,即将文学分为戏剧、史诗、抒情诗三类。谈至抒情诗在中国的发展,陈教授点明,这始于胡适、闻一多、林庚、朱光潜等人对中国文学传统的思考以及对中国文化与西方文化两者的比较。通过对比发现,中国虽缺少西方的长篇史诗以及悲剧,却独有抒情诗。美国加州柏克莱大学教授陈世骧更是称“抒情诗便是中国文学的荣耀”他对中国文学的观点简化后即为“中国文学传统从整体而言就是一个抒情传统”。对于这一论说,陈国球教授加以解释,抒情传统并非指文学传统只有抒情一面,而是指抒情意识在中国文化传统中的渗透力极强。陈教授进一步引用朱自清、沈从文等多位文人的著作,阐述他们对“诗”研究在特定的社会背景下具有文化复兴的现实意义。陈教授同时也推荐学生阅读《抒情之现代性》、《抒情中国论》等著作来深入理解中国文学与抒情传统。最后,在场学生就讲座内容提出几点疑问,陈教授也一一为其作答。至此,讲座圆满结束。

 

 

 

 

 

 

关闭

本报编辑部地址:潮州市桥东韩山师范学院东区学生活动中心  邮编:521041  投稿邮箱:youth.h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