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园在线

物载文学重 藏书为世传
“韩江讲堂”第一讲《漫卷“诗书”喜欲狂——作为物质文化的“中国现代文学”》在伟南国际会议中心如期举行
记者:杨柔敏、曾润珠 摄影:洪晓霞、窦广丽 编辑:陈锦芬

 

1122日晚,由韩山师范学院与韩山书院联合主办的“韩江讲堂”第一讲《漫卷“诗书”喜欲狂——作为物质文化的“中国现代文学”》在伟南国际会议中心如期举行。讲座由我校校长林伦伦主持,特邀北京大学教授陈平原担纲主讲。  

        陈教授以唐代诗人杜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中“漫卷诗书喜欲狂”一句作为引子,指出以宋代为分界线前后书籍的状态是不一样的,进而阐明文学的生产与传播同时也是一种物质文化,口头传唱、舞台演出、简帛抄本、版刻印刷、报纸杂志、广播电视、网络传播等工具或媒介都对“写作”有限制作用。物质形式会影响到我们的文化思考和审美的表达。理解晚清开始的“中国现代文学”的一个关键,牵涉到当时新起的报章以及洋装的书籍。  

         陈教授以关于“物质文化”研究、关于文学的“物质性”、在巴黎邂逅“中国现代文学”、鲁迅与书籍装帧、现代文学史上的“报刊”、阿英和唐弢的藏书以及新资料如何带出新问题七个方面切入,讲述作为物质文化的中国现代文学。谈及关于“物质文化”研究,他介绍了印刷及书籍研究著作,强调技术会转化为文明的重要推力,鼓励在座师生兼读中外书籍。在关于文学的“物质性”上,陈教授着重讲述文学的生产方式,包括作为文学载体的报刊书籍、作为生产者的报刊出版社以及流通环节的书店、图书馆等;他指出,现代的书籍也有可能成为以后的收藏品,而书籍所承载的历史信息是不容忽略的。陈教授坦言自身在巴黎邂逅“中国现代文学”的经历,探索图书馆一批书的由来与去往,进而有了不少的收获。谈及毛边本和“毛边党”,他坦言毛边本是一种原始的美、朴素的美、残缺的美,图文并茂地介绍了鲁迅与书籍装帧,强调精美的书籍装帧只有读过并真正理解该书的人才能做出。他以唐山地震与汶川地震为例,由于传媒的发展变化,级数较小的汶川地震反而给人更大的震撼力,进而介绍了现代文学史上重要的报纸杂志,肯定了它们在当时社会的重要作用。陈教授还指出“新善本”的保存与使用问题,介绍了阿英和唐弢的藏书,并提出新资料如何带出新问题,强调“亲自读书”的重要性,指出“快速浏览”造成“虚拟的博学”,割裂了原先合而为一的获取数据、形成思路与养成人格。在讲座尾声中,在座师生踊跃提出问题,陈教授一一进行详解,此次讲座圆满落下帷幕。  

          陈平原,广东潮州人,文学博士,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20082012年任北大中文系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中国俗文学学会会长,先后出版《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中国现代小说的起点》等著作三十余种。  

           据悉,为促进学术交流,繁荣校园学术文化,提升校园学术活动水平,韩江讲堂学术周(第三季)活动于1122日至24日举办,特邀陈平原、田青、陈国球、梅家玲及沈冬教授主讲学术讲座。  

 

 

 

 

关闭

本报编辑部地址:潮州市桥东韩山师范学院东区学生活动中心  邮编:521041  投稿邮箱:youth.hs@126.com